給吾兒光博的一封信
雅德賽思幼兒別墅/大班 光博媽媽 

    當園長說要徵稿時,我搞不懂,為何你畢業卻是我要寫論文?

 

    從你出生以來,就一直是這樣:你拉屎我擦大便,你肚子餓我要餵奶,你生氣我要學會帶走你的脾氣,你高興我還得拿相機拍下那「永恆的一刻」,你做甚麼我都得跑在前面幫你探路。可是我,我也不過前腳才離開你阿公阿媽的呵護,我還是明明是習慣在東區逛街的妙齡小姐,為什麼現在會在這裡當你老媽?

 

    找你的時候,總是先看見小小的背影,出生時快4000公克的孩子,卻是只有贏在起跑點,現在你的個子比其他大班的孩子,矮了快一個頭,圓圓的臉還有中小班的稚氣。老師都說,孩子有自己的成長模式,要我寬心、我總是在想,這輩子應該是注定欠你,無論以後你多大多老,走到哪裡我都逃不了操心。

 

    你個子小歸小,人群中我總是可以第一個找到你,因為你不是在跟同學說話搞笑,就是打算脫隊落跑。我每次想碎念你,卻又想到我自己小時候的情景,經 常有 老師粉筆,從黑板那邊丟過來正中紅心唉,我能唸你甚麼?遺傳基因真強大,我只能教你如何躲粉筆

 

    如果可以,我多希望時光停留在這裡,你可以漸漸懂事,我還不老得讓人擔心。我們母子看著彼此,也學會珍惜,日復一日歲歲年年,彷彿時光永遠停留在雅德賽思放學時,每一個夕陽裡。

 

雅德賽思幼兒別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